2008 Basel錶展:百達翡麗型號5131 世界時間腕錶
日期: Friday, May 09 @ 07:00:00 CST
新聞主題: 瑞士錶展


堪稱藝術珍品的時計傑作

在本屆的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展上,百達翡麗隆重介紹型號5131「世界時間」腕錶。腕錶首度登場,各方勢將喝采。型號5131腕錶能永久顯示全球二十四個時區的時間,這一種性能裝置,結合十分簡便的調校方式,展示世界各地時間易如反掌,堪稱技術上的壯舉,定當吸引一眾欣賞實用複雜性能的同好注目。至於腕錶的景泰藍琺瑯錶面,亦將獲得熱愛琺瑯藝術的鑑賞家青睞。在國際的拍賣場上,早有多款同類型時計以天價成交,現在,鐘錶收藏家得知這類難得的時計重投日內瓦工作坊的標準生產行列,定必大感恩惠。

腕上盡覽全球二十四個時區的時間

百達翡麗多時區顯示性能腕錶,隸屬實用複雜性能類别,為錶主提供切合當代日常生活的實用時計性能。「世界時間」腕錶能展示全球主要城市的時間,一目瞭然。時針和分針指示的時間,代表在城市名稱顯示盤上,剛好位處十二時那個城市的當地時間。錶冠則用作同步校正時間及二十四小時顯示環,藉此分辨晝夜,例如上午與下午四時。只消按下位於十時的按鈕,便可轉換時區的時間顯示。每按一次,時針便向前移動一小時,與此同時,城市名稱顯示環與二十四小時顯示環會沿著逆時針方向旋動一小時(等於橫過一個時區)。按下按鈕二十四次,就如環遊世界一週那樣,最後返回出發的地方。More…






上述的性能裝置,由天資出眾的日內瓦製錶及機械奇才路易士•科爾特(Louis Cottier)於一九三零年代初發明。科爾特把新發明率先給予百達翡麗採用,及至一九五九年,該公司為發明取得瑞士專利編號340 191,藉此保護如此嶄新的技術。後來,科爾特為這一家日內瓦的鐘錶製造商創造了另一項性能裝置,能同時展示兩地時區的時間,促成百達翡麗研製出Calatrava系列Travel Time時計。

一九九九年,百達翡麗取得一項解決方案技術的專利,讓配備城市名稱顯示環和二十四小時顯示環的「世界時間」裝置,有能與腕錶的齒輪組完全隔離,令240 HU (Heure Universelle =「世界時間」)機芯運作更趨完善。在新技術下,當裝置由一個時區的時間轉移至顯示另一個時區時間的時候,亦不會絲毫損害機芯的準確性和分針的活動。240 HU屬於自動上弦超薄機械機芯,底板嵌鑲有22K金迷你摆動陀,摆輪以每小時半摆動二萬一千六百次(三赫)的頻率運作。在二○○○年,百達翡麗憑著上述機芯,把「世界時間」腕錶重投標準生產系列,結果一鳴驚人,普受市場追捧。

誠為鑑賞家和收藏家而製




Ref.5131內置240HU自動上鍊機芯


此等複雜性能獨家珍貴,正是百達翡麗於一九四○至五○年代推出的「世界時間」腕錶,在國際拍賣場上的成交價得以超越任何一類腕錶的主要因素。現時競投有關時計,出價動輒一百萬瑞士法郎以上,已是不成文的規定,但若論成交價最高紀錄,實屬早期出品的一枚純白金款式。該腕錶在二○○二年易手,成交價高達六百六十萬瑞士法郎(超過四百萬美元),迅即傳為佳話。至於錶面中央由人手飾以景泰藍琺瑯精繪圖案的款式,同樣備受渴求。那些兼收並蓄的精繪圖案,由叢叢的棕櫚樹至孤立的燈塔形象都有,箇中以色彩繽紛的世界地圖格式最貼切時計的性能,因而亦最受歡迎。新款型號5131腕錶亦綴以同類的地圖圖案,讓收藏家終於再有機會,從百達翡麗現有的產品系列中,增添這一類別的收藏珍品。景泰藍琺瑯錶面的製作過程精密複雜,因此,型號5131腕錶每年的產量不多。

景泰藍琺瑯藝術




5131「世界時間」腕錶,18K黃金錶殼,錶徑39.5毫米,時及分、世界時區、24小時晝/夜顯示,24個時區顯示,景泰藍琺瑯世界地圖背景面盤,240 HU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備48小時,日內瓦優質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葢,防水深度達30米,鱷魚皮錶帶附18K黃金摺疊扣。


除日內瓦琺瑯法和鑲嵌式琺瑯法外,景泰藍琺瑯法亦屬於三大裝飾鐘錶和錶面的傳統技巧之一。景泰藍琺瑯圖案一般都是輪廓的模樣,其線條勾勒出分色金屬絲線(法文稱為「cloisons」,意指間隔)的形狀,最終成為琺瑯成品內不同的顏色區域。所有琺瑯技巧都共抱色彩斑斕和奪目的特點,更有別於傳統用顏料繪畫的作品,顏色不會隨時日減退,亮麗色彩世代保存。

要製作一件景泰藍琺瑯作品,最初由一塊薄薄的銅片或金片胎身開始,由人手在表面畫上圖案的線條。然後,工匠以纖細扁平的金絲線,沿著劃線重溯圖案的線條。絲線就像精緻的絲帶那樣,由工匠以小鉗子沿著圖案的線條掐曲和固定;最後,多條絲線組成了整幅畫作,容後填入琺瑯部份。琺瑯釉藥由壓至細滑的玻璃粉末製成,混合不同的氧化金屬,熔製時就會變化出不同的色調。把釉藥填入由分色絲線造成的空隙後,工匠會把藝術品放進特製的窯內,以攝氏八百五十至九百度的溫度焙燒。焙燒前,工匠會在胎身的背面塗上一層「contre-email」的琺瑯物質,以免變形。






混在玻璃粉末中的氧化金屬,會因應不同的溫度變成不同的色調,琺瑯製作過程因而亦需要焙燒多次,最終燒製出色彩繽紛的玻璃狀圖案,用作分隔的金絲線則相形凸出。就此,工匠先把凸出的部份刮平至玻璃釉面同高,然後在最後一次焙燒以前,把一層軟身且無色剔透的琺瑯質塗在作品之上,以作保護。每次焙燒後,必須小心翼翼地把作品的溫度逐漸降至室溫水平,否則熱能的壓力會迫得堅硬和熔合的玻璃釉面爆裂。由此可見,景泰藍琺瑯藝術不單需要精湛的技藝,亦要求淵博的美學修養。負責的工匠更須充分理解在預備、混合、加入和焙燒琺瑯部份時涉及的技術、物理和化學程序。景泰藍琺瑯法、鑲嵌式琺瑯法,以及按照著名的日內瓦傳統而製的琺瑯精繪法,主要用作美化鐘錶和其他名貴物品,二十世紀初以前,堪稱難能可貴的工藝技巧。隨年月過去,這些傳統工藝漸被遺忘,尤幸百達翡麗從不放棄,致力創製綴以琺瑯裝飾的腕錶、袋錶和枱鐘作品,把這門珍貴的工藝存活下來,發揚光大。

進一步資訊請洽詢:

百達翡麗台灣總代理
武祥貿易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02) 2562-3121





本文章來自於 Watchbus
http://www.watchbus.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atchbus.com/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