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璣發表Marie-Antoinette Grande Complication N°1160瑪麗皇后懷錶
日期: Monday, May 12 @ 07:00:00 CST
新聞主題: 創新技藝


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是寶璣時計真正狂熱的擁護者。出於對擁有幸運、新奇事物的渴望,王后購買了多款寶璣時計:包括一塊裝配了寶璣研發的自動上鍊錶。1783年,一名仰慕者向寶璣Quai de l’Horologe(鐘錶提岸)的工作坊訂購了一塊極盡奢華、薈萃鐘錶科學精華的時計作為禮物贈予王后。此份訂購合約規定,各部件應儘量以黃金來替代其他金屬,懷錶的性能應複雜而多樣。在時間與成本不受限制的情況下,寶璣的製錶技藝得以盡情發揮。

可惜王后未曾有幸欣賞到這款時計。直至1827年,即王后逝後34年,這件作品才得以完工,製作時間長達44年,而距離品牌創始人離世已4年之久。這款命名為“Marie-Antoinette”的寶璣N°160懷錶自1783年起便成為了製錶業的神話。它的複雜極致、它的淵源以及其故事如同史詩般傳奇,200多年來一直縈繞在製錶師與收藏家的心中。近來,此塊懷錶的命運又因其在耶路撒冷博物館遭盜消失數十年而加添一抺神秘色彩,為它的傳奇寫下了新的篇章。More…






2005年,尼古拉斯•海耶克以完全復刻此錶為自己樹立了挑戰目標。在聽說凡爾賽宮中王后鍾愛的那棵橡樹快將倒下後,他決定將橡樹的木材打造成錶盒以賦予其新生命。凡爾賽宮欣然接受寶璣製錶公司的建議,將木材相贈以表達其對寶璣公司致力修復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故居的謝意。正當復刻作品的製作於2007年完工之際,那塊於1983年神秘消失於耶路撒冷的藏品又神奇地被尋回,傳奇得以續寫。不過,至今寶璣製錶公司仍無法驗証這塊時計。






這款今天年於巴塞爾舞台上堪稱最耀眼奪目的錶中之冠,其實卻隱藏着一段艱辛歷程。對於來自寶璣博物館及其他高級文化機構,如巴黎文化與藝術博物館內的檔案與原始設計文稿研究,成為了複製工作的唯一資料來源。通過參考同時代古董錶,特別是著名的Duc de Praslin懷錶,揭示了很多關於當年鐘錶款式與製錶技藝的新要素。這些研究不僅讓那些逐漸消失的工藝重生,還使製錶商得以製作出在各方面都完全忠於原作的時計。

僅依據文稿來復刻並設計具如此多複雜性能的時計可謂孤注一擲。而此項工作也揭示了寶璣製錶師們的天賦才能。各項性能與每一處裝飾特徵都經過仔細的分析。以懷錶的外形為例,直徑63毫米的黃金錶殼採用一種特殊的高銅含量合金鑄造,以再現當年的時代色彩。錶盤與底葢的錶鏡選用礦物水晶,以展示華麗的機芯與精湛的修飾工藝。研究還進一步重現了原錶的另一項複雜性能――跳躍時。






作為一款具備時、刻、分三問報時的自動上鍊懷錶,新的Marie-Antoinette錶匯聚了一件藝術作品的所有特質。2時、6時及8時位為萬年曆的日期、星期與月份顯示。10時位的時差顯示以懷錶為載體顯示太陽時與平均時之間的差異。一根修長的獨立秒針將寶璣發明的跳躍時顯示與分針聚焦於錶盤的中央。小秒則置於6時位。10:30時位的48小時動力儲備顯示則與01:30時位的雙金屬溫度顯示遙相呼應。

這款自動上鍊 “perpétuel” 機芯由823個經過精心打磨的零部件組成。從錶盤下的主夾板、橋架、列輪中最小的齒輪,到日期顯示以及打簧機構都採用經過木棒打磨的玫瑰金製造,甚至是螺絲也採用經過拋光打磨的藍鋼。摩擦點、孔眼與軸承都配有藍寶石。每一處細節都做工精湛並以手工打磨。這一精美絕倫的機構還採用了一套獨特的自動提升擒縱裝置、一個金質螺旋摆輪游絲與一只雙金屬摆輪。寶璣的另一項發明――雙避震防震機構為避免摆桿及上鍊錘軸受到撞擊與震動提供了保護。






這款為王后量身定做的傑作靜靜地躺在一隻極為珍貴的禮盒中。禮盒由3500多塊來自凡爾賽宮那棵橡樹木材製作而成,並毫不吝惜的將其中1000多塊以鑲嵌工藝的形式來描繪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手執玫瑰的情景――這一細節的靈感取自那幅著名的王后肖像畫。禮盒的外層則完全忠實的復刻了小提亞儂宮內的木板鑲花地板式樣。為了完成當年寶璣先生把此款時計打造成18世紀鐘錶榮耀之豐碑的夙願,品牌於2008年傾力再創傳奇,將此錶永遠銘刻於20世紀的歷史中。





本文章來自於 Watchbus
http://www.watchbus.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atchbus.com/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1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