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士昕專欄】簡單的錶最不簡單:A. Lange & Söhne Richard Lange
日期: Friday, January 05 @ 11:00:00 CST
新聞主題: 專家論壇



A. Lange & Söhne朗格是我非常喜歡的鐘錶品牌,我欣賞它每一個製錶工序與每一支錶幾乎都搭載不同的機芯,不像其他同級品牌一機到底,小機芯裝大錶殼,彷如小孩開大車,既危險又不專業。高級錶款從面盤製作到錶殼的研磨都不馬虎,機芯的倒角修飾,做工絕對都屬於高規格。頂級品牌的面盤可能是銀質、金質、琺瑯、稀有寶石或天然的珍珠母貝,並且搭載K金的指針或時標,基本上高階與低階的鐘錶在外觀的差異除了品牌外,機芯的設計與做工細緻的程度絕對是截然不同。

Richard Lange的緣起於1935年朗格錶廠向齊柏林飛船廠供應了兩個天文台懷錶,做為導航與燃油計算用途。天文台錶又稱為精密時計,它至少經過五方位以上至八方位調校,走時準確的程度甚至一天誤差在一秒內,早期做為航海鐘更需高準度的要求。這只Richard Lange大秒針腕錶從外觀看起來很普通,卻集結了朗格的製錶高標準,包括雙層游絲與砝碼微調摆輪。雙層游絲的優點可讓摆輪的摆動等時性較好,冬天與夏天游絲的收縮與膨脹較有空間,同時各方位受力點平均,方向差較低,當然走時的精準度會更佳,以工藝技術的觀點而言,製作難度更高。


簡單的錶最不簡單,朗格Richard Lange有純銀的面盤,18K金的時、分指針與高溫燒製的藍鋼秒針,簡潔又優雅。此外,Richard Lange秒格內又分為五等份,總共有六小格,是除了計時錶外獨有的設計。


砝碼微調摆輪是一種被認為最精密的微調方式,Richard Lange的大秒針腕錶在推出時即採用這種高級的微調機制,可見品牌對此錶款的重視,而這枚L041.2機芯的鵝頸微調則用來調校摆輪的大小摆幅,這幾項都是最高等級鐘錶所具備的工藝,Richard Lange一樣都不少。另外,在摆輪橋板上有手工雕飾的花紋,目前廠方有六位專職雕刻的技師,所有雕紋皆由人手完成,每位技師的雕刻刀法皆不同,從雕刻的紋路即可看出是屬於誰的作品,當然也是獨一無二。朗格機芯的摆輪橋板手工精雕讓人折服,令我更加愛上A. Lange & Söhne的製錶工藝與藝術。


對於頂級的製錶工藝,機芯的等級關乎鐘錶的價值,其中精緻的拋磨佔有絕對的比重。


簡單的錶款最不簡單,Richard Lange搭載純銀的面盤,18K金的時、分指針與高溫燒製的藍鋼秒針,搭載羅馬字體的時標,看起來既簡潔又優雅,引發了想立即擁有的慾望,尤其秒格內又分為五等份,總共有六小格,呼應了每小時21600次振頻。朗格錶除了計時錶在秒格內有小格劃分外,僅有Richard Lange的大秒針腕錶有此設計,可見其獨特性與優異的性能。


Richard Lange重視每一個細節,L041.2機芯的鵝頸微調用來調校摆輪的大小摆幅,非常的精密。


對頂級的製錶工藝而言,機芯的等級關乎鐘錶的價值,其中精緻的拋磨佔有絕對的比重。現在做機芯其實不難,不過要做出有特色的機芯卻不容易。一只好錶端視機芯的等級,從是否為自家或專用機芯?到特色、性能及拋磨裝飾等,都是挑剔的重點,但當條件都相同時,精緻的拋磨將是決勝負的要素,因為機芯細膩的拋磨會讓人感受到它存在的價值。朗格的製錶工藝高過其他一線品牌,截至目前為此朗格已經做了五十九枚機芯,每一枚都遵循最高規格的標準完成,如果您是玩機芯工藝,朗格錶不容錯過,因為即使是最簡單的款式也絕不馬虎。細節成就品質,品質創造價值,朗格具有這樣的特質,非常值得擁有。


L041.2機芯的雙層游絲可讓摆輪的摆動等時性較好,走時更加精準。


©本文原載於《腕錶生活雜誌》67期

[Copyright Watchbus 2018]







本文章來自於 Watchbus
http://www.watchbus.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atchbus.com/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2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