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惡劣環境中,依然準確無誤:淵源於精準鐵道時計的BALL Watch,持續光耀新世紀探險家


「在惡劣環境中,依然準確無誤」:淵源於精準鐵道時計的BALL Watch,持續光耀新世紀探險家


對於遠古農業時代的人們而言,時間的概念無非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即使17 世紀發明了機械鐘錶,精準的時間依舊只能歸類為皇室和貴族的御用概念,對今日我們所謂大探險與大發現的帝國擴張事業有益,卻無涉於一般平民百姓的生活。以 John Harrison (1693-1776) 發明了極其精準的航海鐘,並進而解決了航海中定位經度問題的例子來看,帝國的海軍和商人的確因而得以遠征四海,在不同的時區中掠奪爭戰和通商貿易。但是對一般百姓而言,大多人依舊終其一生居住、生活在步行可以抵達的距離內,這地球村堨梇瑂P黑夜截然不同的百千城市,對他們而言不過是一個遙遠的名詞,今日我們所謂的時差和時區,當時根本連概念都尚未成形。



航海鐘 (Marine Chronometre) 的普及讓跨洲際、跨時區遠征和旅行成為可能。© Wikipedia, 1782年的Portsmouth Harbour。


鐵路運輸與時區制度
一直要等到鐵路運輸蓬勃發展,跨國及跨大陸之間的鐵路網絡也構建成形,這才真正縮短了城鎮之間的距離,也讓旅行擴及一般人,逐漸成為家常便飯的常事。以美國為例,在南北戰爭於1865年結束後,鐵路系統漸漸發展成為重要運輸工具。1869年橫貫大陸的鐵路開通,超過十萬英里長的鐵路將超過8,000個城鎮連結在一起。但是跨時區城市車站之間的時制始終混亂而不統一,發車、會車、抵達的時間常因遙遠的兩地距離造成誤解,導致事故頻傳。無論是工程界或是鐘錶界,這時都走到了需要制定一個劃時代全新且統一的計時制度的瓶頸點。


1869年橫貫美國大陸的鐵路開通,1883年,美國主要鐵路公司通過採用一致的「美國標準時間系統」。


1876年,任職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公司 (Canadian Pacific Railway) 總工程師的 Sir Sanford Fleming 提出國際標準時間 (International Standard Time) 的概念,將全球以每15度經度歸為同一時區,共分為 24個時區。1883年,美國幾個主要的鐵路公司達成共識,將全國劃分成四個時區,發展出至今被廣泛採用的「美國標準時間系統」(American Standard Time)。

BALL Watch—精準的鐵道時計
意外並沒有因為時區制度的建立而就此中止。因為旅行的普及帶來日漸繁忙的鐵路交通,密集的班次、飛快的車速讓時間的掌握必須精準到分秒之間,但是火車駕駛和站務人員使用的時計,不論是設計、質量和準確度卻缺乏統一的標準。1891年,美國俄亥俄州發生了一樁被稱為Great Kipton Train Wreck的火車相撞慘劇,湖岸鐵路線的「快郵郵車14號」(Fast Mail No. 14) 迎面撞西行的「Accomodation」號火車,造成八人喪生。事後調查發現「Accomodation」號火車的指揮官 (Conductor)的懷錶曾故障停止造成慢點四分鐘,因而釀禍。湖岸鐵路的總監韋德(P.P. Wright)於是委任1847年出生的俄亥俄州鐘錶商Webster Clay Ball(又稱Webb C. Ball)先生出任首席時間檢察官,研究鐵路全線的授時系統及時計運作狀況,並訂定所需實施的檢查系統。


1891年4月19日,美國「快郵郵車14號」在密歇根南方鐵路上行駛,在距克里夫蘭市25哩的艾里利亞(Elyria),另一輛「Accomodation」號火車因工程師手錶停頓4分鐘因而在基普頓(Kipton)與「快郵郵車14號」相撞。


在克里夫蘭市(Cleveland, Ohio)開業的Webb C. Ball波爾先生,早在1883年即開始採用美國海軍天文台於華盛頓特區所發放的時間信號,來為自己店內櫥窗展示的鐘錶校時。後來當地人們便習慣性地依據波爾先生的時計來調校自己的懷錶,因此有了「波爾時間」(Ball’s Time)和「準確如波爾」(on the Ball)等的諺語,足證人們對其精準計時的信心。


BALL Watch創辦人Webb C. Ball先生


接受鐵路公司委任後,Webb C. Ball全心投入建立鐵路時間和鐵路手錶的標準,進而創立RR (Rail Road) Standard和BALL Time Service。他不僅開始對所有鐵路員工配戴的手錶進行隔周檢查,而且所有的檢查工作都由通過審查的鐘錶製造商來完成。Webb C. Ball先生深知若是鐵路人員佩戴不可靠的時計,足以令火車旅行成為一件極危險的事情。所以,鐵路手錶的設計和製作都必須遵循最高標準。他嚴禁採用誤差超過30秒的時計,還制定一套嚴格的標準,連鐘錶錶盤到指針的形狀和數字的形式,每一個細節都無可妥協,至今這仍是1891年創立的BALL Watch品牌堅持的精神。


兩名火車指揮官 (Conductor)正在利用牆上的標準時鐘為自己的懷錶對時。© Union Pacific Railroad Museum


Webb C. Ball的手錶檢查系統日後發展成龐大的網絡,覆穸美國75%的鐵路,超過175,000哩鐵路。及後,這系統亦擴展至墨西哥及加拿大。1996年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慶祝建城二百周年時,表揚了該市過去成就卓著、事業顯赫的偉人和英雄,當中就包括Webb C. Ball先生,他的成就不僅遍惠國民,在鐘錶發展的偉大貢獻,更是斐聲國際,備受世人推祟。他所創立的BALL Watch


BALL Watch創立早期的手錶廣告,強調了遵循Rail Road Standard的高精準安全要求。

BALL Watch不僅贏得美國鐵道工作者的信任與愛戴,也備受世界各地的消費者喜愛。


「在惡劣環境中,依然準確無誤」:21世紀的BALL Watch
時序進入21世紀,儘管外觀發生了變化,但品牌「在惡劣環境中,依然準確無誤」—強調實用性的創立精神,卻從來沒有被打過折扣。總部由美國俄亥俄州克里夫蘭搬遷到了瑞士製錶重鎮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BALL Watch始終相信:「無論在何種情況下,就算面對逆境,有一個真理都依然閃耀奪目,那就是生命是對意義的不斷探索追求。無論是19世紀的鐵道交通先驅,或是21世紀的探險家們,BALL Watch都致力於為他們提供耐用堅固、計時精準的手錶,研發出许多專利技術與設計,這些腕錶都具有3H自體發光微型氣燈的特強夜光、防磁及防震性能等三大特色。


時序進入21世紀,BALL Watch除了依舊以經典的鐵道時計著稱,更為新世紀的探險家們製作堅固強悍、精準可靠的各式計時工具,圖為防水可達300米的Engineer M Skindiver III 自動潛水錶。


3H自體發光微型氣燈
近幾年,BALL Watch運用3H自體發光微型氣燈創造品牌獨有的面貌。這種微型氣燈是一種體積極細的玻璃管,裡面塗滿氚,夜光效果長達25年。原本是美國海軍SEAL特種部隊專用的配備,在軍方釋出此一技術並由BALL Watch取得專利後,才真正融入錶款的設計。微型氣燈的體積纖細,要嵌在指針或時標需要極高的技術。BALL Watch不但精通其中奧妙,經過不斷研發,除了原本的綠色氣燈,更發展出藍色、紅色等多種不同顏色氣燈,更添無限魅力。


BALL Watch注入氚氣的微型氣燈點亮了錶盤和指針與分鐘刻度,無需使用能量或吸收外在光源便能長期持續自動發光。經過不斷研發,除了原本的綠色氣燈,更發展出藍色、黃、橘、紅色等多種不同顏色氣燈,更添無限魅力。

備有6種彩色微型氣燈的Engineer III Marvelight Chronometer腕錶,還備有BALL Watch專利的專利註冊Amortiser®防震裝置和Mu-metal 高導磁合金保護罩,建議售價 NTD 68,800。


Amortiser®專利註冊防震裝置
當手錶受到猛烈撞擊,自動旋轉錶陀遭受突然的搖晃時,可能會導致手錶機芯元件損壞,或甚至令手錶停止運作。波爾錶(BALL watch)獨家專利註冊的Amortiser®防震裝置,可確保機芯能抵禦外來的強烈撞擊。此防震裝置包括兩部份:其一是「防磁保護環」,將機芯包裹著,減低機芯在側方向撞擊時所受到的震盪。其二是「旋轉錶陀上鎖裝置」。手錶配帶者可通過手錶底穻鼽m的飛機螺旋槳裝置,於需要時啟動上鎖性能,把「自動旋轉錶陀」鎖住。這個超卓的系統可保護機芯抵禦來自正面的衝擊。當自動旋轉錶陀被上鎖時,手錶仍然會消耗它的動力儲備來保持運行。解除上鎖裝置之後,自動上鍊系統才會恢復運作。


Amortiser®防震裝置的「防磁保護環」

Engineer Hydrocarbon Spacemaster Orbital II腕錶的配帶者可通過手錶底穻鼽m的飛機螺旋槳裝置,於需要時啟動Amortiser®防震裝置的「旋轉錶陀上鎖裝置」。


Mumetal 鎳合金材料與A-PROOF®專利註冊防磁裝置
波爾錶(BALL Watch)發明並取得專利註冊的革命性的A-PROOF®防磁裝置,透過革新的技術來保護腕錶的機械機芯,避免受到磁場影響。該裝置在用料及結構方面均運用了最尖端的技術。為此,波爾錶精心挑選了一種在製錶業從未使用過的鎳合金(Mumetal)材料,應用於發展其最新的防磁保護裝置。鎳合金是鎳(nickel)、鐵(iron)、銅(copper)及鉬(molybdenum)的合金,具有非常高的磁導率,於是能吸引及偏移靜態或低頻的磁場線,相對地比其他減磁的方法更有效。


Amortiser®防震裝置(內)與高防磁鎳合金(Mumetal)材料防磁裝置(外)。


除了採用革命性的新物料外,波爾錶工程師力求不需採用傳統鎖住腕錶機芯及需密封腕錶底耵漕噥洢O護殼,因而研發了一個巧妙的光圈裝置,讓佩戴者可隨個人需要,輕易地透過轉動旋轉外圈,來打開或關上底耵漸圈。在光圈完全關閉的情況下,便能鎖住鎳合金製成的防磁保護罩。當打開光圈時,便能通過透視底芢[賞機芯的運作。光圈是由鎳合金製成,厚度僅0.06毫米,成為工業上的一項技術創舉。A-PROOF®防磁裝置能令機械腕錶的防磁性能達至80,000 A/m的驚人強度。


904L 精鋼有別於一般不袗材質。由於其成份中多了更貴重的金屬,如額外的鉻和銅,讓 904L 精鋼具有十分卓越的耐腐蝕、耐蚸M耐酸性能。

BALL Watch為新上市的Engineer III Marvelight Chronometer冰藍搪瓷錶面腕錶配備904L不鏽鋼錶殼,光澤亮麗且經久耐用。


904L精鋼
904L精鋼有別於一般不袗材質,由於其成份當中採用多了更多的貴金屬,如額外的鉻和銅,讓904L精鋼具有十分卓越的耐腐蝕、耐蚸M耐酸性能。其強悍的硬度使由904L精鋼鑄造的腕錶更能夠應付極端環境的挑戰,但在製作時卻需要特殊的機械和工藝。在視覺上,904L精鋼具有亮麗的光澤,而且經久耐用。BALL Watch 旗下部分腕錶款式現已採用904L精鋼而製。雖然每枚 BALL Watch 都能通過惡劣環境的測試,904L精鋼的應用卻讓我們的腕錶更堅固可靠。



自製造天文台認證機芯
高度精準不僅是BALL Watch的傳統,更是BALL Watch的基本要求。品牌全新研發的自製機芯Cal. 7309-C,每枚機芯均經其嚴謹測試、檢定品質,獲得有瑞士官方天文台的COSC認證。此款機芯以每小時28,800 振頻(4 赫茲),達到80 小時動能儲存,超越一般機芯的續航力。


獲瑞士官方天文台COSC認證的BALL Watch自家製造機芯Cal. 7309-C






©Watchbus, 2023
發表於 Friday, February 10 @ 09:00:00 CST 由 watchbus